• 父亲的眼睛

    2020-06-29

    有一个男孩,他与父亲相依为命,父子感情特别深。男孩喜欢橄榄球,虽然在球场上常常是板凳队员,但他的父亲仍然场场不落地前来观看,每次比赛都在看台上为儿子鼓劲。整个中学时期,男孩没有误过一场训练或者比赛,但他仍然是一个板凳队员,而他的父亲也一直在鼓励着他。当男孩进了大学,他参加了学校橄榄球队的选拔赛。能进入球队,哪怕是跑龙套他也愿意。人们都以为他不行,可这次他成功了——教练挑选了他是因为他永远都那么用心地训练,同时还不断给别的同伴打气。但男孩在大学的球队里,还是一直没有上场的机会。转眼就...

  •   1994年2月,德国北部城市科部仑兹还是一片冰天雪地。伊特洛孤儿院就坐落在莱茵河畔,高大的院落肃立在风雪中显得格外寂静。这天早晨,孤儿院50岁的特丽娅修女外出办事,走到大门口时突然隐约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。她循声找去,在门口的树丛中找到了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男婴。修女将他留下了,并给他取名德比。转眼7年过去,德比在孤儿院里健康长大,他心地善良,但性格却有些忧郁。天气晴朗的时候,修女们带着孩子们,穿过树林,到河边的青草地上散步。树林边镇子里的人们指着他们对自己孩子说:“这些孩子都是被父母抛弃的,如果你不听话...

  •   爸爸妈妈在西藏5岁时,她跟邻家小朋友玩,最顽皮的小强问:“彩彩,你是不是像孙悟空一样,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?不然你怎么没有爸爸妈妈?”她伸手推了小强一把说:“你还是天篷元帅猪八戒呢!”她跑回家,问正在剥青豆的姥姥:“我是从哪儿来的?”姥姥扶了扶老花眼镜,瞅了她一眼,低头剥了两个青豆说:“你呀,是你姥爷在咱家花园里用铁锹挖出来的。晚上天黑,没人时,你姥爷想挖银子来着,结果一锹下去,就挖出你来了。”她撇撇嘴:“净骗人。”那天晚上,她缠着姥爷问,姥爷指着电视画面上的布达拉宫说:“你爸你妈就在那儿,在那儿修公...

  •   我在北京打工的时候,曾和一个女孩子合租过房子,她祖籍贵州,父母就她一个女儿。山水迢迢,行程几千里,再加上长假难请,路资昂贵,她回去一次很不容易,一般回去一次就得间隔两三年的时间。平常只有打电话联系。渐渐的,我发现,她常常在电话里请求母亲为自己做一些事情。“妈,给我做两双棉拖鞋吧。要那种鲜黄色的条绒布,越鲜越好,就象小鸡绒毛那样,鞋底儿要用牛筋儿的……”“妈,你去二舅家,把他明前的好茶给我要一些,真想咱们老家的茶啊……”甚至还要母亲为她做内衣:“背心用那种白色的斜纹布,裤头不要做三角的,要平角的那种才舒...

  •   一接到婆婆的电话,我愕然。她说,惠明,家里农活忙完了,我想去你那里住一段,帮你带小宝……我再无话可说,这一次,她是非来不可。她并不知道,军子离开前一个月,我们已经离婚了。也就是说,作为军子的母亲,她和我,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,我们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各自的家人。他不愿意说,而我,是不知道如何开口。一年前,他爱上了别人。他强烈要求离开我以及我们刚刚4岁的女儿。我伤心、愤怒、怨恨,却还是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。我争得了女儿的抚养权,最恨他的时候,女儿都不让他看。却没想到,一个月后,军子出车祸身亡。在殡仪馆,不...

  •   看过一句以色列谚语,说:父亲帮助儿子的时候,两个人都笑了;儿子帮助父亲的时候,两个人都哭了。读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哭了。泪眼朦胧中,仿佛又看到父亲那执著而无助的身影穿越风尘向我走来,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绵延到身后很远的地方。父亲是一个孤儿,很小的时候便随奶奶改嫁到现在的村子里。在皖西北这个生长着贫穷、愚昧和野蛮的小村庄,父亲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排斥与欺凌。一直到现在,留在我印象中的父亲都是孤苦伶仃一个人,除了相依相偎的一家人,再没有一个可以亲近的人,他的善良与好客反而成为孕育别人霸道的温床。虽然有几次发达...

  •   回老家过年的那十五天时间里,我和儿子形影不离。天天帮儿子洗脸、洗澡,穿衣,喂饭,陪他到处去玩耍;晚上带他睡觉,抱他起来尿尿;他带我去他平时玩耍的每一个地方:来到马路旁,来到田埂上。二十四小时全部交给了儿子。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亲生骨肉,血脉相连?我们爱儿子,儿子也爱我们。儿子很聪明,让我们倍感欣慰。才两岁四个月的儿子,表哥拿他东西或逗得他哭时说:“我奶奶要打你。”外面比他大的小朋友抢他东西时说:“我哥哥要打你。”我们回去了,他就说:“我爸爸要打你。”“我妈妈要打你。”平时一下没看到奶奶,就到处喊着找奶奶。...

  •   难得有了空闲时光的驾临,早起的自己,竟不知不觉间徒步到了镇图书馆门口。呆呆伫立在那:稍带烦躁的微风从眼前猥琐溜过,脑海里竟莫名的回放起曾经在书山字海下苦苦挣扎的难忘岁月。舔尝着那岁月的叨扰,迈出了那步早已生疏的动作:奔向图书馆。图书馆那数量庞大的藏书,竟让自己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。在这个书架前溜溜,在那个书架前用手扒拉扒拉,半天下来手里竟还没有一本笃定想观摩的书。望着周边一个个利索的捧书身影井然有序地定在了干净的座位上,自己的脸刷刷地红了起来。或许是羞愧感起作用了吧!一本感恩系列的书和我的眼神开始交流了...

  •   文|东东每天早上五点半,我一般都会自动醒来,起床,洗漱,坐在阳台前,打开电脑,深吸一口早晨的空气,写文。几乎这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所以我将早上这一点时间看的非常重要,不希望被打扰。前天早上还是一样,我准备好坐下,正在写文同时,听到房间里女儿在大声叫着爸爸。我心想有老婆和女儿在房间,就没有过多理睬,继续打字。过了一会,房间门打开,女儿一脸微笑几乎是小跑着从房间里出来。刚刚从睡梦里醒来的缘故,头发还没来得及梳,睡眼惺忪的双眼瞪着我,笑着向我跑来。女儿还不到两岁,表达心情最直观的就是面部的微笑以及不那么...

  • 这是今年冬天发生在我们小县城的一件真实的故事。   一天早晨,城西老街一幢居民楼起了火。这房子建于上世纪四十年代,砖木结构,木楼梯、木门窗、木地板,一烧就着。顷刻间三家连四户,整幢楼都葬身火海。   居民们纷纷往外逃命,才逃出一半人时,木质楼梯就轰地一声被烧塌了。楼上还有九个居民没来得及逃出来。下楼的通道没有了,在烈火和浓烟的淫威下,这些人只有跑向这幢楼的最顶层四楼。这也是目前惟一没被大火烧着的地方。   九个人挤在四楼的护栏边向下呼救。消防队赶来了。但让消防队员束手无策的是,这片老住宅区巷子太窄小,消防...

总:517 页12345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